砸 茶 杯

发布日期:2015年08月25日

剧情简介:张杏花是丽华印染厂试样配方技术员,因检举厂长勾结某领导深井排污被开除,只得靠卖茶叶蛋为生。事后,县里领导专门为此事登门道歉而发生的故事。

时间:一天上午

地点:张杏花家门前场地上

人物:张杏花——女,40余岁,丽华印染厂试样配方技术员(花)

      村主任——男,30余岁(村)

      县里的干部姓刘——男,50多岁(刘)

      老二婶——女,40岁左右(婶)

1、场景:水乡农家门前,大门敞开,可见屋内。门前摆有小桌、矮凳,边上有一煤球炉,上置一大锅,正在煮着茶叶蛋,地上放一只烧水壶。场地宽敞,一则有一水井,井边有一吊桶。另一则有一大树。

    花正在翻煮茶叶蛋,

    老二婶捧着一筐鸡蛋。

婶:杏花啊,正忙着呢?诺,我今天再为你送点蛋过来。

花:哎呀,老二婶啊,真是太谢谢了。自从我被赶出印染厂,眼看生计都没着落了,是你帮我卖起了茶叶蛋,渡过这一坎。今天又为我送蛋来,真是太谢谢,太谢谢啦。

婶:都是亲姐妹,说啥谢不谢的。在生活的道上,谁还没个坑坑洼洼的。别怕,有大家支撑呐。

花:老二婶,我倒不是怕,就是心里憋屈。那个黑心老板用深井排污,赚取抹心钱,我只不过说了句公道话,写了封检举信,怎么就将我扫地出门了呢?最最可恨的是把我积累十几年的色卡资料本都没收了。

婶:杏花啊,你也别太急,我相信很快就会改变的。

    远处传来村长的呼声。

村:张杏花——

花:谁呀?

    向远处张望。

花:嗨,是村主任啊。

    村长急匆匆地跑过来。

村:张杏花,今天你就不要去卖茶叶蛋了。

花:为啥呀?

村:等一会儿县里有个大干部要到你们家做客,你就在家好好地呆着,哪儿也别去。

花:县里的大干部要来啊?不见。

村:嘿!这是为什么呀?

花:现在是,老鼠提刀,到处找猫。上次也是说乡里的大干部找我,结果是林副乡长一来,三句两句就把我从印染厂扫地出门了。

村:今天你还怕啥?难道会把你从茶叶蛋扫到原子弹去吗?等着啊,他马上就到,我去迎迎他。

    村长跑走了。

花:老二婶,这可怎么办?我可不想见什么大干部。

婶:不见也对,什么大干部呀,我看就是苍蝇、老虎。

花:那咱不见?

婶:不见。

    远处又传来村长的呼声。

村:张杏花——

花:啊呀呀,不好,他们已经来了。

婶:那就见见。

花:我不想见啊。

婶:那怎么办?

花:要不,你去见吧。

婶:他们要见你,又不是见我,不行,不行。

    用力将老二婶推过去。

花:就你去见见吧。

    张杏花自己躲藏在大树背后。

婶:我不行,不行。

    一个趄趔,撞在刚走近的村长身上。

    村长带刘同志走过来,与老二婶撞了个满怀。

村:张杏花啊……哎,哎,老二婶,你这是干什么呀?

婶:没……没干什么。撞上你了,对不起,对不起噢。

村:张杏花呢?

婶:她,她……她走了。

村:不是跟她说好的么,怎么又走了呢?

婶:不……不知道。

    村长和刘同志都四处观察。

    村长埋怨老二婶。

村:你刚才也在,我叫她等着的,你怎么没看住啊?

婶:我怎么看得住她呀?

村:她去哪儿啦?

婶:不知道,……大概……也许……是卖茶叶蛋去了吧。

    打开大锅盖。

村:茶叶蛋还在锅里,卖什么茶叶蛋?

婶:这……这……

    村长很抱歉地。

村:刘……

    刘挥挥手。

刘:别说了。

    村长还死皮赖脸地解释。

村:真是对不起,我刚才明明是通知她的。不信,老二婶可以作证。

婶:对对对。

刘:你们都别说了,是我们的工作伤透张杏花同志的心,我们对不起她呀。

村:这……

    刘四处看过之后,发现了大树背后有人,就走近大树,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本子,故意提高声调说。

刘:既然张杏花同志不愿意见我们,我们就回去吧。看来这一大本色卡资料本也就没用了,我就把它抛到河里去了。

    佯抛。

    花急切地冲了出来,伸手要枪。

花:别别别,这个这能抛。

    将本子扬了扬。

刘:这个本子现在还不能给你。

花;为什么呀?这可是我十几年的心血啊。

刘:我知道。这不但是你十几年心血的积累,也是我们丽华印染厂的镇厂之宝。张杏花同志,是我们对不起你。“五水共治”一开始,你就毅然决然检举原厂长勾结个别领导,深井排污,牟取暴利的事实,不但不受表扬,反而遭到不公的处理。

村:原来的厂长和林副乡长都已经抓起来了。

花、婶:这是真的吗?

刘:是真的。自行不义必自毙,他们都得到应有的处罚。

花、婶:这太好了。

婶:那杏花还能回厂里上班吗?

刘:能,当然能。我今天就是特地来向张杏花道歉,并诚心诚意邀请张杏花同志重新回到丽华印染厂当技术员。她可是厂里的顶梁柱啊,等到她重新上班的那一天,我们会郑重地将这色卡资料本交还给主人。

婶:杏花,我说嘛,大家吃的都是盐和米,讲的都是情和理,黑的白不了,白的不会黑。这下开心吧?

花:开心。

花:刘同志,你是我的贵人,你是我们的贵宾,没啥招待,喝碗茶表表心意吧。……啊呀,开水还没烧。快快……

    拿吊桶从井里打水,倒入水壶,从煤炉上搬下大锅,再把水壶搁上煤炉。

刘:怎么,你们吃用还是井水吗?

花:井水已经很好了。以前用的是河水,现在不行了,那河水黑得都可以当墨水用了。

    转身问村长。

刘:城乡用水一体化,报表上可是全覆盖,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村长非常尴尬地,吱吱唔唔地。

村:他、他们这里的三户人家,离村子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,埋设管道的费用太大,就还没来不及通上自来水。

    镜头移向水壶,已经水开冒泡了。

    突然双手往大腿一拍,说。

花:啊呀,水已经开了,你们先喝碗茶吧。

    村、刘、婶都在小桌旁矮凳上坐定。花摆上大碗,拎起煤炉上的水壶就要沏茶。

    从包里拿出一个大大的茶杯,把茶杯放在桌上

刘:不用麻烦,我自己有茶杯。

花:你有茶杯啊?

    顺手将茶杯一撸。

花:那我给你续点水。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水壶已经往杯子里灌水。

    急忙起身想夺杯子,可已经来不及了,只好接过茶杯。

花:刘同志,你就喝吧,没事的。

    捧着茶杯,仔细观看

刘:杏花同志,我对不起你们。我是管水的,没有把水管好,反而让人把水给污染了。你看看,这杯子里的水,已经混浊不清,还有一股臭气。从今天起,你这口井的水不能再饮用了。

    对村主任。

刘:主任同志,请你负起责任来,三个月时间应该能让她们家用上自来水了吧?

村:能!我们做过调查研究,实施方案已经制定好了。

刘:这就好。在通水之前安排车辆及时足量送水到家。

花:真的吗?我们真的也能用上自来水了吗?

刘:张阿花同志,你放心,如果三个月之后你们还喝不上自来水,我就像这茶杯一样。

    狠狠地将茶杯砸在地上。

花:老二婶,听到了吗?我们也要喝上自来水啦——

婶:听到啦——


上一篇:星星的孩子
下一篇:出一招